典型案例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论公司组织形式变更中净资产折股问题

 王俊杰 张东志 河北衡泰律师事务所

 
自2009年8月,河北衡泰律师事务所涉足股权挂牌交易法律服务领域以来,笔者先后为30余家公司在天交所、新三板股权挂牌交易提供了法律服务。由于股权挂牌的前提条件是公司形式应为股份有限公司,因此,会经常遇到有限公司需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的情况。而在变更过程中,最棘手的莫过于净资产折股问题。
为叙述方便,本文将2005年12月27日修订、2006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称为“新《公司法》”。上述日期之前发布、施行的版本称为“旧《公司法》”;修订前后条文内容没有做重大变动者,统称为“《公司法》”。针对本文所讨论的问题,与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相比,2013年12月28日修正的《公司法》并未进行本质修改,下文中也不再单独予以说明。
另外,我们平时所说的公司上市,一般是指公司股票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并进行交易。为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证监会以及部分省市陆续成立了股权交易机构,如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天津股权交易所、武汉股权托管中心等。相交前者,后者在公司规模、持续经营时间、盈利能力等准入条件方面要求较为宽松,但就本文讨论的净资产折股问题而言,则采取了一致的立场。为叙述方便,本文对公司股份或者股权在场内、场外交易市场交易统称为“上市”或“公司上市”。
一、问题的提出
在公司上市过程中,为考察公司的经营状况及持续发展情况,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拟上市公司必须为股份有限公司,且成立时间必须在3年以上,股权交易所一般则要求2年。另外,各交易机构还规定,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情况下,公司成立时间可以从有限公司成立之日起计算,前提条件之一是不得以评估值调帐,而应以审计值为准。为此,中国证监会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公司资产评估资料审核指引》(股票发行审核标准备忘录第2号,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2001年4月4日发布)中明确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依法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后,变更前后虽然企业性质不同但仍为一个持续经营的会计主体,不应改变历史成本计价原则,资产评估结果不应进行账务调整”,“如果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时,根据资产评估结果进行了账务调整的,则应将其视同为新设股份公司,按《公司法》规定应在股份有限公司开业三年以上方可申请发行新股上市。”
其法律依据为:一是旧《公司法》第99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依法经批准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时,折合的股份总额应当相等于公司净资产额。”二是修订前《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同一企业不同时期发生的相同或者相似的交易或者事项,应当采用一致的会计政策,不得随意变更。确需变更的,应当在附注中说明。2014年7月修订的《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与此做了类似规定,不再一一说明。
由于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属于公司形式的变更,进行工商变更登记成为必经程序。而在进行变更登记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则要求必须以经评估的净资产值(下称“评估值”)进行折股。
其法律依据为:一是旧《公司法》第24条的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土地使用权作价出资。对作为出资的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或者土地使用权,必须进行评估作价,核实财产,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价。”新《公司法》在第27条作了类似规定:“对作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应当评估作价,核实财产,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价。法律、行政法规对评估作价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二是《公司注册资本登记管理规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实施)第7条的规定。该规定明确:“作为股东或者发起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应当由具有评估资格的资产评估机构评估作价后,由验资机构进行验资。”
由此,在净资产折股问题上,就出现了两个标准,导致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进退失据,无所适从。有鉴于此,目前中介机构采取的做法包括:第一,将评估值、审计值在报送工商部门的材料中分别列明,但以审计值验资、折股;第二,如果工商部门坚持要评估报告,而评估后净资产数额高于经审计的净资产数额时,与工商部门协商以审计值验资、折股,评估报告作为参考——第二种做法被业界戏称为“节约了时间,牺牲了价值”。
  二、对两种标准的法律探讨
交易机构和工商部门的做法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法律依据。为此,笔者拟从《公司法》的立法背景、立法原则、立法特点对上述两种标准作一探讨。
(一)从资本法定和资本充实原则来看,工商部门的做法更为合法
资本法定、资本维持、资本不变为资本三原则。这三个原则被视为大陆法系公司法的核心原则。资本法定原则,要求公司的注册资本必须经过法律的确认或者取得公示的效力,并以此作为其他法律规则的基础依据。资本维持原则,指公司存续期间,应当维持与其注册资本相当的资本,以达到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和社会交易的安全。资本不变原则,意味着公司的注册资本确定以后,非经法定程序,不得任意减少或增加。
1、符合法定出资形式是资本法定原则的要求
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对有限公司的出资折合为对股份公司的出资,从而有限公司股东成为股份公司股东的过程。从会计核算的角度来看,净资产是资产总额减除负债总额后的余额,其项下还包括开发支出、长期待摊费用、商誉等资产,而根据资本法定原则,上述资产并非法定出资形式。新《公司法》第27条和第83条也作出了相关规定。因此,净资产折股与净资产出资并非同一法律概念;净资产折股过程中仍必须符合法定的出资形式[1]。
另外,从法律解释的角度来看,尽管我国《公司法》第99条对净资产折股语焉不详,但从第27条的规定来看,则表述的非常明确,即“对作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应当评估作价”。从会计科目来讲,净资产不是现实存在的资产,不和具体形式的资产相对应,但在净资产折股过程中,存在非货币资产出资则是确定无疑的。由此可知,第99条所指“净资产值”应属经评估的净资产值。否则,《公司法》会出现自相矛盾的结果。
2、对非货币资产评估作价是资本充实原则的要求
从资本充实原则的角度考虑,公司股东对现金之外的出资负有价值保证责任,而其他股东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因此,在非货币资产出资过程中,经专业评估机构进行评估作价,防止高估资产价值,造成出资不实也是各国通行的立法例。
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额不能准确地反映公司的净资产值。在公司赢利时,公司历年的税后利润会有一部分转入法定公积金和任意公积金,而公司未将其转增注册资本;在公司亏损情况下,如果股东不追加出资,也不做减少注册资本的变更登记,同样会出现有限公司的净资产与注册资本背离的情况。第二,账面价值不能准确地反映公司某一个时点的净资产的价值。市场价格会产生波动。公司有些资产会出现贬值,有些资产则会增值。因此,为准确核定公司的净资产额,对公司资产的现值进行重新评估就成为必须。
(二)从保护公司股东和债权人利益的角度来看,交易机构的做法更为合理
1、交易机构的做法契合了我国公司参与全球化竞争的新形势
交易机构的标准除采用《公司法》作为法律依据外,另外一个重要的法律依据则是《企业会计准则》。2005年是我国会计制度改革的分水岭。改革的目标是建立与我国市场经济可适应的,与国际会计准则趋同的,涵盖各类企业、各类经济业务的,能独立实施的会计准则体系。在谈到制定新的会计准则体系的必要性时,财政部王军副部长谈到:企业会计准则体系的发布实施……是提高我国对外开放水平的需要。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突显会计作为国际商业语言的重要[2]。
从有限责任公司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的特点来看,仅仅是公司组织形式的变更,公司对外享有或者承担民事权利义务并未发生任何变化,仍维持同一公司主体,其法人主体资格并没有中断;工商登记方面也只是公司类型的变更登记,而非设立登记。而针对持续经营的同一公司主体,不改变历史成本计价原则、不按照资产评估结果进行账务调整,则是通行的国际准则。因此,笔者认为,交易所的做法,较好地因应了我国市场经济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更具合理性。
2、《公司法》“防弊”重于“兴利”的弊端不利于公司股东和债权人利益保护
新《公司法》在修改过程中,立法者坚持了“既积极又慎重”的原则[3],旧《公司法》所存在的一些弊端仍然保留了下来,最突出的一点就是“防弊”重于“兴利”。
尽管《公司法》第1条明确规定,公司法旨在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但《公司法》的条文并未充分体现这一宗旨。从公司设立、资本制度、法人治理乃至重组购并,无不体现着“安全为最高准则”这一过于保守和不适时宜的立法理念。但目前我国市场经济已经有所发展,《公司法》如果继续秉承防范为主的理念,忽视法律制度对“兴利”的引导乃至促进作用,尤其在公司资本制度和法人治理等方面,对债权人和公司股东的过度保护,严重制约了公司效率的决策和运作,公司应有效益无法发挥,最终受到损害的恰是公司债权人和股东必赢亚洲_必赢亚洲bwin188_必赢亚洲顶级博彩平台。
从《公司法》第30条和第93条的规定来看,对于有限公司和股份公司,验资证明都是必备文件,审计报告、评估报告则不然。评估价值反映的是公司资产在某一个时点(具体到“日”)的市场价格。审计着重对某一个历史时期内不同时间点资产取得时的实际成本,并综合考虑折旧等因素计价。同时,对建筑物、机器设备等有形资产,在审计过程中,也不排除通过评估确定此类资产的价值。由此可见,验资是检测公司实收资本的到位情况。审计、评估则是核实企业资产的一种手段,旨在为出具验资报告提供参考依据。通过验资这一法定鉴证程序,确保出资真实、足额、有效(当然还要结合其他手段),防止公司资产在整体变更阶段出现缩减,才是根本目的。而评估值作价也好,审计值折股也罢,都是核实企业资产的一种手段,对保护债权人利益所发挥的作用都非常有限。工商部门坚持评估值折股,正是“防弊”重于“兴利”这一立法弊端的具体体现。
三、结语
两种标准之争由来已久,让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无所适从,也让司法审判人员困惑重重。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负责人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答记者问时就提出:“2005年修订后的公司法可诉性大大增强,公司参与者间的很多纠纷都可以由法院进行裁判。但是,公司法对一些制度仅进行了概括性、原则性甚至宣示性的规定,法院在审理公司诉讼案件时常常无据可依。” 因而,有学者认为,我国司法解释制度的存在,根源于法律本身粗疏的同时,立法机关又怠于行使立法解释权;“法律不宜太细”的立法政策依然有力地影响着我国的立法必赢亚洲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审核批准,必赢亚洲bwin188由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山西省重点新闻网站。山西新闻网以“立足山西、传播山西、服务网友”为职责,走全媒体、多终端的发展道路,必赢亚洲顶级博彩被中国互联网协会列为“全国百强网站”之一。
鉴于对非货币资产必须评估作价是现行《公司法》的规定,且规章的内容不得与法律相抵触,因此,仅仅靠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证监会分别或联合出台部门规章不能消除两种标准之争。解铃还须系铃人。笔者建议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充分吸纳证监会出台的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规章的基础上,出台立法解释。就本文讨论的问题而言,建议:增加“除外条款”,即:
对作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应当评估作价,核实财产,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价,通过整体变更转换公司形式的除外。法律、行政法规对评估作价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参考文献
[1]王军,《净资产不能全额折股的理由》,原载《财会学习》2011(10);
[2]曹康泰,《<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修订草案)》的说明,来源:互联网www.npc.gov.cn/2005—2—25;
[3]许育红,《新会计准则的制定背景、特点以及与现行规定的区别》,来源:互联网http://www.forestry.gov.cn/2006—10—16;
必赢亚洲_必赢亚洲bwin188_必赢亚洲顶级博彩平台《<公司法>修改——一个遗憾的艺术》,来源:互联网www.21cn.com/2005—6—3;
必赢亚洲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审核批准,必赢亚洲bwin188由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山西省重点新闻网站。山西新闻网以“立足山西、传播山西、服务网友”为职责,走全媒体、多终端的发展道路,必赢亚洲顶级博彩被中国互联网协会列为“全国百强网站”之一苗炎、叶立周,《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政策反思》,原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2(6)。

版权所有:河北衡泰律师事务所 网站制作:腾达科技
copyright(c) www.hbht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0317-8690800   邮编:061000   传真:0317-2087198   邮箱:hengtailawyer@163.com